南美洲的委內瑞拉這兩天搶盡國際新聞鏡頭,除了中天繼續關心韓國瑜用哪個牌子的洗髮精洗頭以外(好吧,我自己招了,這是我掰的假新聞),其它向來吝於多撥一秒鐘給國際新聞的台灣媒體,終於願意介紹一下委內瑞拉的動盪從何而來了。

  委內瑞拉之所以搞到今天這樣,堂堂石油蘊藏量世界第一的國家,竟然淪落到多數人民囊空如洗,不知下一餐在哪兒的窘境,多數人都歸罪於現任(美國認為要算是前任了)總統馬杜洛。其實,馬杜洛的導師,已故的前總統查維茲,才是真正種下惡果之籽的人。

  左派的查維茲曾經得到逾半委內瑞拉人的擁戴,而且這種支持是出自真誠,絲毫不假的。查維茲利用國際油價很好的時候賺進來的錢,致力於讓委內瑞拉脫離貧窮與落後的桎梏,推動一系列令人目不遐給的計畫。與很多好大喜功的領導者一樣,查維茲的這些計畫,都冠有響亮的名稱:

 

魯賓遜計畫-普及國民教育的計畫

雷巴斯計畫-發展中等教育的計畫

蘇克瑞計畫-發展高等教育的計畫

瓜依凱布洛計畫-維護弱勢族群印地安人權益的計畫

返回農村計畫-土地改革的計畫

全國健康計畫-醫療衛生改革的計畫

 

  這些計畫有沒有用?有,十年左右的時間,委內瑞拉的貧窮人口減少10%,失業率從嚇人的15%降到7%(其實還是挺嚇人的),文盲則少了100萬人;委內瑞拉甚至提前還清積欠世界貨幣組織與世界銀行的債款,人均GDP也從4105鎂跳升到13657鎂,還有效縮短了貧富差距。不過要注意的是,這些都是靠政府大撒幣妝點出來的漂亮數據,並非委內瑞拉的工業生產力完成2.0或3.0的改版升級,有了大幅的進步所致。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的開採設備,依然是數一數二的落伍,與這個產油大國的名聲毫不相襯,而這也是委內瑞拉的暗傷之一。

  但看似美好的一切,全建立在油價漂亮之上。查維茲像開水龍頭似的砸銀子猛補助,使委國人民無法想像不仰賴政府,日子該怎麼過下去。而這些錢,一部分並沒有花在刀口上,委內瑞拉的基礎建設依舊沒有多大的升級,人民的工作意願也因政府補助計畫多而未見提升,凡此都給這個國家的前景蒙上一層陰影。

  更糟的是,擁有極高民意支持率的查維茲,罹患了政治人物的不治之症-大頭症。在他主政之下一片欣欣向榮的國家,讓他終於產生了「只有我才夠資格治理國家」的想法,這正是委內瑞拉不支倒地的開始。2009年,查維茲發動修憲,展開獨裁工程,新憲法不但讓查維茲可以無止盡地連選連任,更離譜的是連他任命的重要官員,也可以無限期連任,等於整個政府都得「依神聖的憲法規定」,由查維茲集團包下來。查維茲雖然大刀闊斧改革,但唯一無法根治的,就是拉美國家官員普遍的貪污腐敗,在有了憲法的任期保障下,官員貪腐起來更沒有顧忌,對國家與人民的責任感,也就跟著不敵對積累財富的渴望。

  其後的故事,大家都知道了。國際油價從三位數下跌到兩位數,且再也上不去之後,委內瑞拉靠石油撐起來的虛幻經濟榮景就完蛋了。查維茲不得已,轉向投入中國的懷抱,用石油交換貸款。委內瑞拉不堪聞問的官員廉潔度,讓這些貸款很大一部分下了官員的腰包,結果是委內瑞拉的經濟沒有變好,欠中國的一屁股錢還成為一條絞繩,緊緊纏繞在委內瑞拉的脖子上,直到今天都解不開。 

  委內瑞拉今天慘到什麼地步呢?你有沒有聽過一個產油大國,打算用石油向鄰國交換衛生紙?不是高速公路或機械設備,是衛生紙耶!

  獨裁政體最怕遇到領導人罹患大頭症,這種患者一旦腦袋不清不楚,決心拉整個國家下地獄時,除了暴力革命,不會有其它力量足以拉他回頭。偏偏獨裁政體的領導人,一定會罹患大頭症,即便第一代不會,接班人也一定會,而根據歷史經驗,通常是第一代就會是大頭症患者,否則他就不會走上獨裁之路了。委內瑞拉人民很倒楣,從查維茲到馬杜洛,師徒倆的大頭症是一脈相傳,像是母體垂直感染。目前看來,唯一能讓馬杜洛的大頭症痊癒的方式,只有國內暴力革命,或國外勢力介入,強迫馬杜洛下台。不管是哪種方式,委內瑞拉人民的苦難,短期之內是不會結束的。

  該怎麼說呢,這一大半是委內瑞拉人民自找的啊!在委內瑞拉的經濟開始崩潰時,查維茲第四次,也是最後一次選總統,得到的支持率還有54%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花間夢裡人 的頭像
花間夢裡人

草螢荷露的囈語

花間夢裡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